喻子遥

有认真写介绍的看一下好伐
在下喻子遥
一个日常爬墙八十四线年更型小透明 国家三级退堂鼓表演选手 (鸽子)文笔极差可以和小学生媲美
一个庙粉,喻吹 轰吹 超级喜欢薇尔莉特 还有太宰治!!!!!
全职高手/盗笔/小英雄/文豪野犬/阴阳师/天官/镇魂/残次品/龙族/黑执事/默读/渣反……
入汉服、lolita、发簪但都是萌新级别
脑洞清奇,日常不定期抽风
杂食动物
亲友称呼是阿轩、子遥或者 芋子 之类的都ok 随你喜欢了
扩列的话加 qq 2189354834
那个啥我一点都不不高冷,我超好说话的,欢迎找我玩呀,周末一般都在线的


除了 胜出,轰百,叶韩、韩叶、韩张、喻受不吃,其他杂食

然后有一点很重要的是不要随便看我挖的坑,不好看的,真的,要做好心理准备,而且不保证能填坑,并且文笔太渣,有些东西只是有了一个脑洞而已,想等自己能够做的更好了以后在写。

评论长期补充书单

萧昱然🐓: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今天推荐的那篇林朵老师的文章的确值得人深思。当我们乐享其成,坐井观天,总喜欢从最浅显最直白的碎片狱里获得一点点廉价的快感时,我们正是在和自己从书本中积蓄多年的思维告别。我们说时间太快,事情太多,偶尔挤压出来的时间只能供手机享乐,便拿来刷刷那些没内涵的段子。我们说某些作者的文字沉闷,说他们剧情严肃苛刻又漫长,遥遥无期,便选择那些只图一时爽快的东西,抛弃那些可以让我们沉浸其中一同探索的世界。我们毫不自知,沾沾自喜,甚至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快乐”,是“爽快人生的行为方式”,是“喜闻乐见的现代化”——我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想法来欺骗自己?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我深刻地明白自己文字中的不足之处,也明白我骨子里对文字描述的缺憾。我写得东西并不算好。因此,当你看过这段话后,倘若有时间,我希望你能多读书,多看些电影,多出门走走,多动笔写写自己的感受。一本好书带给人的是无穷尽的益处,它不是速食快餐,令你暂且顶饱;它会给你一趟旅程,当你独自前行时,你踏着冰雪,迎着朝阳。但你并不孤单,作者的文字会牵着你的手,带你去看这纸张中呈现出的新奇世界,而这种快乐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当然,同人作品中也不乏那些优秀的作者。希望大家擦亮眼睛发现他们的美,他们的文字的美,而不仅仅是因为那些一时爽快的内容,为那些不斟酌的文字振臂高呼,反而断然抛弃了这些人苦思冥想创造出来得一个完整的新世界,理由仅仅是因为他们想得太复杂。


如果你不知道读什么书,或者你想看些什么,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也希望你们有好看的作品可以推荐给我。书单在评论里,需求自取,另有需要可以在评论提出。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喻黄/哨向】《天寒日暖》本宣+预售

三月不识:




占tag致歉,预售结束删除。【-预售戳我-】




文名:天寒日暖


作者:三月不识


cp:喻文州 X 黄少天 


备注:哨兵向导,向导喻文州 X 哨兵黄少天,含少量双花内容。


分级:R18


售价:100


页数:上下册,正文25.5W+番外1W字


预售时间:2018年6月17日晚8点,预计持续一月。


预售链接:戳我一下




试阅: 点我点我




前十名付款赠送钥匙扣1个,预售期拍付可获作者签名明信片。特典吧唧仅在预售期赠送。


商品名称是笔记本,仅避免xx。希望大家不要让家长代买,拜托了~接受微信或支付宝转账,具体请私信联系我~


预计7月下旬发货。


红心+蓝手+转载本宣,预售结束抽一人送全套。


不二刷。




周边


特典吧唧:四面储鸽 @四面储鸽 


明信片:弥纯  @白開水少尉 


钥匙扣:猫婶  @CatAunt 




参与人员


主催:羯墨


封面设计: @行者修罗 


校对:任意门校对组


排版: @行者修罗 




谢谢大家支持,拖得时间有点久,实在不好意思,鞠躬~

#索夜#九记(只有一点小片段啊不好看的)


索克萨尔×夜雨声烦
OOC预警
·文笔渣小学生文笔啊不好看的
•如果和哪位太太撞梗纯属巧合
·私设大概是有的吧……
·应该不长(九记不代表一定是九篇,你要是看到我突然改名字了不用惊讶,我可能是又改剧情了。)
•一般不会弃坑,只是更的慢过蜗牛
·标题和正文关系并不大是个取名废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BE!BE!BE!(其实也不一定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定期更新!!!!!
这里只是一个片段,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会写完再发全篇

• 片段或者说是引子之类的吧

•说到底,我和你也不过是缘分不足够让我们够一直在一起

索克萨尔走到那扇门前,头也不回的推开了它,外界温暖的阳光照在他银色的长发上熠熠生辉,衬映这身后黑漆漆的高塔落寞无比。
索克萨尔最后一次回头,浅紫色的眸中最后一次映出破败的蓝溪阁的模样。
从此,他便与这黑暗中的一切在无关联。
从这漆黑的蓝溪阁里,传来了老旧的木椅吱吱呀呀摇摆的声音。
整个蓝溪阁唯一打开的窗户照射进来一束耀眼的阳光打在夜雨声烦的金色短发上,他的脸色惨白,紧紧的抿着唇,一言不发。
他在这高塔上看着索克萨尔离开的背影,看着他一步步远去…………

分割线—————————————

一只黑猫跳上椅子,把上面的水晶球踢但了地毯上,咕噜咕噜的就滚到夜雨的面前,夜雨从黑色的水晶球中看到了一个模糊的有着银色长发的人影。
那是索克萨尔…………

分割线——————————————
蓝溪阁,虽然名字里有一个阁字,但其实这是一座高塔,数千年前盘踞在格罗瑞大陆东南部。
在那里,蓝溪阁就象征着希望与未来,。
蓝溪阁是以索克萨尔为首的暗夜精灵一族建立,在发展了数年后经历了一次次的变革,最终形成一个以夜雨一族为首夜雨声烦为核心的模式。
再然后蓝溪阁参与建立一个庞大的格罗瑞联盟并成为重要组成部分。
只是,后来因为百年前第一圣战夜雨一族大量的陨落,到最后只剩下夜雨声烦的唯一一个传承者。
蓝溪阁内部争分不断,最终还是结束了它辉煌的历史,越来越破败。最终只剩下这一个黑塔…………






有人想看吗???我的文笔其实很差,所以一篇文我会不定期随时进行修改,改来改去的。不要对此抱有期待啊

说的好像会有人喜欢一样(突然自暴自弃)
( ¨̮ )

#全职高手同人#越界(微伞修)

OOC预警
·文笔渣小学生文笔啊
·私设巨多非原著向
·神经病类大概是抽风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但改了,不是刀不是刀不是刀
•微伞修所以私心打了tag
·一发完结
·标题和正文关系并不大一个取名废(对我又改标题名字了)
•本来想写长一点,但由于水平有限写不下去了,就这么一点点我都修改了很多次,因为开始写的时候没有想好所以就一直都在改
•并不是人格分裂,看起来比较像神经病(并不)大概是偏意识流或者是泥石流
如果以上都不介意,那么请往下翻

又是一年春
    他眯着双眼看着自己的手表,上面的指针滴答滴答的不停的转动,经过一个隧道,在来到出口的那么一瞬间手表好像停顿了一下,只那么一瞬,他揉了揉眼睛,不知为何头突然开始痛了起来,昏昏沉沉的。再看了一眼时间,还早,他闭上眼打算休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睁开眼,看向车窗外,天空阴沉沉的,雨丝冰凉的打在窗上。
“我要去哪里??”他有点迷茫。
“南山公墓到了。”司机打开车门,为他撑起伞。
“我去公墓干什么??今天是谁的忌日吗?”
   他不知为何没有接那把黑伞,回头看了看座位,拿起脚边一把土气又脏兮兮的蓝格子伞,吃力的撑开它,斑驳的生锈的伞架在风中好像要散架了。
司机站在门外恭恭敬敬的把黑伞收好,替他关上门。
他撑着那一把破旧的蓝格子伞,孑然一身,深一脚浅一脚的独自走在这寂寥的路上,雨点打在他的脚边,这条路上空无一人。只有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他的脚边,绽开一朵朵的水花,染湿了他的裤脚,他低头看了看,这水渍正如车祸那天他们的血溅满他的衣服一样。
“我要去看谁?谁的血?”
他走过那一片墓碑林,不自觉的数着“十一、十二、十三……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他停在了一块方方正正没有什么装饰的墓碑边,将蓝格子伞放在第三十七和第三十八的中间。
他轻跪在碑前,伸出手轻轻摩挲着上面的字,墓碑上每一个字都很清楚,除了…死者的姓名。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画面,医生走出手术室,摘下口罩,说,我们尽力了。
他好像突然知道是谁死了
突然他发现整个世界都变得灰白起来和天空一个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开口,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
“唉,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呢?你们不是说过?不要太猖狂,少年的人生还长着呢。”
他低头沉思良久,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是在笑。
“骗子,你看说很长的吗?怎么这么快就离开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你说好买包烟就会回来的。你以为你躲到这块石头里面就不用回来?为什么要让我等这么久?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耳边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不等了,回不来了。忘记最好,不是吗?…把等他的时间让给别人好不好?”
“不好!他们说过的,不会分开太久,说好的。,都答应过我了,亲人是永远不会分开。”
“永远,永远很短的。很久以前是永远不会分开。可是确实以后确实分开了不是吗?他们也不想离开你的。但这不是他们自己能决定的。”
“骗子,那个墓碑上写着的,写着…写着的,谁死了…不对,不对,是死了。谁死了?
…我…我到底是谁?你是谁?是谁?谁死了…是谁?是谁啊?没有人死啊?我明明昨天还和他聊过天?”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
“你到底是谁?是谁啊?你为什么会在……这是哪里?我又为什么在这里?”
叶修?苏沐秋?我……不是要去见他们吗?”
“你忘记了吗?你不记得了吗?你确定你真的不记得了,还是你不愿意记起来?你,明明都记得的,不是吗?”
“那天车祸,你刚好也在场不是吗?是你亲眼看见他们倒在你面前。
“什么车祸啊,你不要乱说!?”
“你不要骗自己了”
“你是谁啊,不要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了。”

“你是想知道我是谁,或者说现在和你聊天的我是谁是吗。
好吧,我只是你的想象。
或者说我就是你,你也是我。
醒醒吧,叶秋。
早没有叶修,也没有苏沐秋了。其实昨天和你聊天的他们根根本就不在了不是吗?”
“不存在。不存在!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不是说我亲眼看到车祸吗?”
“你所谓的亲眼看到, 是那天你刚好要去看他。他也是因为在看你,所以没有看见车。
苏沐秋也不过是为了保护他,才会撞上那辆车。”
“不,不会,叶修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因为看我被车撞。”
“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肯定呢?”
“废话,我和他可是双胞胎,我能感觉到的,他还存在着。”
“呵,对,的确不是真的,这不都是你想出来的吗?
他们的确根本就没事,因为他们从来都不存在于现实。从来就不存在。
因为苏沐秋和叶修一开始就只生活在你的想象里。
你从来都没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 你说的不对。我有,我都说了我们是双胞胎了,我有一个哥哥。虽然他一点都不像个哥哥。虽然他又懒又傻,还永远一脸的嘲讽,但他是存在的,不然那我岂不是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背了十几年锅,我可不觉得我会做出那么皮的事。我的心告诉我他还活着”
“傻孩子。都说了,他们只是你的想象。”
“不是绝对不是。他们还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婚礼。我都记得的。”
”为什么要执迷不悟呢?”
“如果照你说法,他们没有死或者说不存在,那么我现在在哪里?”
“不他们存在的。只是死了,死了。”
“可是你刚刚才说的他们没有事。”
“好吧,是我说错了,他们在你的世界里的确没有死,在这里,是没有叶修和苏沐秋的,因为这里是另一个的世界。”
“另一个的世界???”
“我的意思是,你越界了。你来到了这个不同于你原本的世界的另一个世界。所以,我的任务是让你被同化,让你认同叶修和苏沐秋他们在这个时间点不存在或者说在这之前死了。”
“那么,我要怎么回去,回到我的那个世界。”叶秋看了看自己兜里的喜帖,红艳艳的晃这眼睛。
“我还赶着参加我笨蛋哥哥的婚礼呢。”
“当你认识到这个世界的不合理性时,你就快要离开了。”
“你的意思是,我马上就要走了?”
“是的,你没能被同化,所以你将会被强制送回去。”
突然,叶秋眼前一黑。
等他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车里。
车停下来,服务生打开车门,外面的阳光明艳的撞进他的眼中。
叶秋笑了笑,拿出喜帖,走进了他的笨蛋哥哥和苏沐秋的婚礼殿堂。

—End—

妈耶我终于写完了,还请不要嫌弃,看不懂也不要来问我了。我也不清楚自己写的是什么辣鸡东西。
不是双叶!!!!是伞修!!!大概我是想表达一个就是叶秋去参加伞修婚礼时路上碰到一些幺蛾子的故事,大概吧。
( ¨̮ )

【索夜】千岁雪(二)(已修)

OOC预警,私设如山  山神(精灵族)索×骑士(皇族)夜 我感觉我写的简直是有毛病,还希望各位见谅, 不喜勿喷
感觉到有温暖的光照在脸上,夜雨微微睁开了眼睛,米黄色的天花板上的花灯撒下一片温暖的光晕,刚想起身,察觉到腰腹间十分的疼痛。一只修长而白皙的手扶住了他。
“醒了?别乱动,你身上还有伤口。”一个温和的男声响起。
“你是谁?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夜雨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宛如精灵般的青年,一头银白色的长发,苍白的皮肤,一身紫黑的长袍。
“我么,我是这座雪山的山神 —索克萨尔,这里是我的神庙。至于什么时候,你昏迷了一天一夜。”索克萨尔一边说一边扶起夜雨。
“山神?我从未听说过离魂涯上有山神,如果是神,为什么蓝雨圣殿里没有记载?你到底是谁?”夜雨面露警惕之色。
“嗯,我的确是山神,只不过不是离魂涯,这里是我的索夜雪山。”
“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我明明是在..在......艾德家族与蓝雨圣殿之间的贺里斯亚郡执行任务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神庙门口被我捡到,也许是你和我之间有缘吧。”索克萨尔笑道。 “捡到?喂喂,我怎么说也是蓝雨圣殿的继承者—夜雨殿下,你怎么可以……唔唔”
索克萨尔用手捂住夜雨的嘴
“嘘,听”
“沙沙……”
古朴的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无数的雪花飘下,将远方的黑暗都掩藏,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圣洁的白色。
“下雪了。”
“下雪有什么好奇怪的啊?”
“是啊,没什么好奇怪的,雪山不就应该下雪吗?”索克萨尔不由得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雪夜,那天和今天一样,窗外大雪纷飞,有一个少年趴在窗外,沙哑着嗓子和他说,说下雪了……
一个同样有些沙哑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回忆。
“那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蓝雨皇族的一名守护骑士,也是下一任蓝雨圣殿的殿下,夜雨是我的族名,我还没有自己的守护神。那么你是?”
“好吧,我是这座雪山的山神,索克萨尔,索克是我的族名,萨尔是我的神名。”索克萨尔似笑非笑的看着夜雨。“原来还是一个未成年啊。”索克萨尔感叹。
“喂喂,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看不起我们年轻人吗?上千岁的老妖精!”夜雨鼓起嘴巴不客气的说,说完才想起来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山神。
“哦,上千岁的老妖精是吗?”索克萨尔低头轻笑。“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我已经活了这么久了。”
夜雨觉得这个笑容有点瘆人,他想,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咬咬牙,说“也不是.....老妖精了,至少你看起来挺年轻的......”说完就低下头,心虚的偷瞄索克萨尔的脸色。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才是啊”索克萨尔在心里默念(谢谢你再次与我相遇……)
夜雨眨眨眼“那我该说不用谢?”
“好吧,不和你们年轻人贫嘴了,该换药了。”

TBC
说一下对于人而言,族名就是出生时起的名字,也可以算作是大名,然后一般只有贵族和神眷者之类的人才能在成年时有神赐名。所以现在的烦烦只能叫夜雨,夜雨声烦这个名字还没有出现。
刚刚才发现自己打漏了一部分呀,智障的我( •́ω•̀ )

【索夜】千岁雪(1)


OOC预警
主要是账号卡之间的爱恨纠葛,绝对有雷点,小学生文笔还请见谅,不喜勿喷,应该不会和别人撞梗,似我脑洞这般清奇的人应该挺少的2333

他将手伸出窗外,一片雪花落在他手上,却没有融化,那只手比雪还要冰冷还要苍白。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雪不停的飘落,一如很久之前,他与他第一次相遇的那天。
“呼......呼.....”少年扶着身旁的岩石,止不住的喘气,鲜红的血洒落在雪地上,少年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蓝袍男子。
“哎呀,尊贵的夜雨殿下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那蓝袍男子阴狠的笑着,“怎么?不行了?”
那少年,不应该说是夜雨轻笑出声“呵,谁不行了,赢不了我就使阴招,你有什么资格去做圣殿的传承者,你想要冰雨,没门!”
“行不行可又不得你!”蓝袍人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一挥手,身后几十个黑影显出。
夜雨声烦轻咬下唇,扭头看了看身后的万丈深渊,雪花飘进去就再无踪影。夜雨声烦一步步往后退,直到悬崖边。
“我也不想让夜雨殿下死无葬身之地啊,识相的话就赶紧把冰雨交出来,就留你一个全尸,否则...圣殿都无法替你的灵魂作一个净化!”
夜雨抬起头,眼中满是不屑,“把冰雨交给你?你配么?”
“动手!”蓝袍恼羞成怒的下令。数十个黑影向前飘来。
夜雨淡漠的抬起手,举起冰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冰雨之威!”
只见蓝光一闪,苍白的少年和冰雨一起坠入那无尽深渊之中。
“......”蓝袍人面露怒色,“你们能耐了啊?一个圣殿见习骑士都抓不住!要你何用?”
一个黑衣人上前,跪下,说:“还请少主恕罪,属下无能。只不过无论是谁,从这离魂涯上落下,可是连一丝精神体都无法留存的,所以尽管没有拿到冰雨,但也除去了您最大的竞争者,对您而言也是有利处的啊。”
  “哼,算了,你们…回去自己领罚。夜雨啊夜雨,就算是天骄之子,你不也还是输给了我吗!”蓝袍人扭头离开。

夜雨紧闭着双眼,感觉风在他耳旁吹过,就好像自己的生命也在一丝丝的溜走,他最后的一丝意识也消散了……
他手中的冰雨散发出光芒,一个紫色的六星芒阵出现在夜雨的正下方,少年被突然绽放的紫色光芒照耀着,失去了踪影……

TBC